主页 > 趋势创新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2020-08-01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在历史洪流里,登上权力宝座的各国女王总能激发后世无限遐想,进行创作,而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主演的《红色女皇》(The Scarlet Empress,另译《放蕩的女皇》),便是再现女王身影的电影奇葩。

  《红色女皇》根据俄国凯撒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日记,描述她由一位普鲁士地区的小公主,嫁与俄罗斯皇储,最后杀死丈夫登上皇位的过程。迥异于许多传记电影以重现历史场景细节製造真实感,导演史登堡(Josef von Sternberg)透过极度风格化的视觉语言,繁複夸张的场景和服装设计,逐步堆叠凯撒琳身体形象与她所处的空间变化,渲染凯撒琳女皇的传奇氛围。

  影片一开始,观众看见原名索菲亚的年轻公主如温驯的洋娃娃,穿戴着蓬裙和荷叶边帽兜,不断重複对长辈的吻手礼,遵循父亲的基督徒教义训诫,决心作彼得大公忠贞服从的妻子。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然而在凯撒琳抵达俄罗斯后,透过她的视角,观众与她一同为俄罗斯宫廷的视觉奇观与背后隐含的集体道德堕落所震撼。皇宫华丽沈重的大门、诡谲的异国装饰,畸怪扭曲的人形烛台和桌椅,构成一个窒息封闭的空间,史登堡在其中运用表现主义摄影风格,以对比强烈的光影,不规则或尖锐角度的取景,突显索菲亚的心理困境。在俄罗斯索菲亚被改名为凯撒琳,被迫改宗东正教,现任女皇伊丽莎白视她为生产子嗣的工具,而她的丈夫彼得大公,伊丽莎白女皇的外甥,个性乖戾狂躁。当她得知暗恋对象阿历克西是伊丽莎白女皇祕密娈宠后,终于对爱情幻灭,放弃父权道德训诲,随意拣选一位守卫通姦,诞下王位继承人。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薄纱:阴性的伪装

  史登堡巧妙运用薄纱这项道具,象徵凯撒琳产后性格的转折。婚礼上身披婚纱的凯撒琳,顺从地让东正教神父在她和彼得双手繫上纱结,以示婚约坚固不摧,其后薄纱却变成她与男人调情的情色武器。当彼得疯癫地在宫内操练卫兵,命令手下将剑指向凯撒琳胸部,凯撒琳看似轻佻地将纱巾套住彼得剑尖,轻鬆化解了这场危机。在另一场景,凯撒琳换上充满恋物诱惑的羽毛装,报复当初阿历克西间接施予她的羞辱,同时也用布满细孔的纱幔遮掩/揭露她脸部特写透漏的爱恨纠葛。随着凯撒琳愈来愈熟练使用薄纱情色化身体,她周旋在宫廷性游戏中的身影也愈发轻盈自在,反过来掌握以往曾侷限她的宫殿空间,逐渐往权力核心迈进。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彼得登基后脾气喜怒不定,行为暴虐无道,加剧了他与凯撒琳的冲突。历史上凯撒琳大帝之所以能成功夺权,固然有其情人的协助,但与她本身一直暗中与各方势力结盟和争取民心也有关係。电影在处理凯撒琳政治手腕时,却大多着墨在她以美貌和魅力征服整队皇家侍卫军团,不免让人感到些许荒谬。最后凯撒琳号召军队突袭,玛琳黛德丽穿上军装,骑着白马在士兵簇拥下冲进宫殿,获得东正教神父证明即位的合法性,一连串军队源源不绝涌入宫殿输诚,交叉剪接东正教圣像和凯撒琳狂喜面容的蒙太奇镜头,配合钟声和军乐,将观众情绪提升到高潮。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致命危险的女人

  综观《红色女皇》,它的视觉设计、光影构图和场景调度堪称好莱坞30年代摄影棚时期电影的杰作,但叙事结构和人物塑造过于薄弱,史登堡甚至坦言,他根本不在意剧情。然而,从他精心打造的影像语言,仍可以追蹤凯撒琳由一个符合传统女性角色期待的少女、王位继承人的生产工具,变身成为凭藉情色资本攀上权力高峰,神祕危险的「致命女人」(Femme fatale)的轨迹。玛琳黛德丽戎装流露的中性魅力,让人想起她在《摩洛哥》(Morocco)着名的男性礼服绅士帽装扮,更增强了凯撒琳兼具阳刚与阴性气质,雌雄同体的女皇身体形象,令人进一步思考女王处于传统上被划归为男性特权的公领域,鬆动性别界限,由被凝视的客体,藉由扮装吸聚慾望,翻转为权力主体的种种可能。

艳舞与吻手礼:《红色女皇》(1934) 

   有别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去情慾化的「处女女王」形象,《红色女皇》则显现了以情慾扰动父权政治秩序,与之共谋分润权力的另一种女王形象,而玛琳黛德丽镜头前薄纱后的绝美容颜,也透露电影作为一种「窥视的艺术」,如何显曝历史上女王身体政治美学的矛盾与暧昧。

电影资讯

《红色女皇》(The Scarlet Empress)-Josef von Sternberg,1934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sunbet管理网|生科虚拟|创意时政|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利luck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送开户礼金的app